一个男人坐在一份文件、一杯咖啡和一台笔记本电脑前,双手托着头。阳光从左边的窗户射进来。图像下使用CC0

如今,“招聘”的标语随处可见;由于人手短缺,餐馆、商店和咖啡馆已经暂时关闭或缩短了工作时间。“没人想工作,”这是一条信息。一些企业现在提供更高的工资、福利和其他激励措施来吸引低薪工人。都是一样的,“伟大的辞职”已经引起了全国的警觉,从国会大厅到象牙塔。

在工作被视为美德的美国,大范围的辞职确实令人惊讶。这么多辞职的人与我们过去观察到的有什么不同,尤其是在对劳动不稳定、福利下降和工作不安全感的不满方面?社会学对工作、不稳定性、期望和情感的研究为“大辞职”的特殊性和意义提供了文化背景。

个人主义和工作

个人主义在美国文化中的重要性在工作场所非常明显。与二战后不同,当时强大的工会和广泛的安全网络确保了可靠的工作和充足的福利(对大多数白人工人来说),不稳定和不稳定是今天工作场所的特征。支持工作的个人主义精神重视个人的灵活性、适应性和“忙碌”。当工人由于市场力量的变化和企业高管的利润动机而被解雇时,工人会把责任内在化。强调个人责任的文化鼓励员工把自己的精力投入到提高自己,使自己对现有工作更具吸引力上,而不是指责高管们把股价看得比工人们更重要,或组织起来要求获得更多的工作保障。

期望和经验

对许多人来说,大流行让他们短暂地看到了一个不同的工作世界,有了更健康的工作与生活平衡和临时(如果有意义的话)的政府援助。为什么美国工人开始期望不可预测的工作条件和微薄的福利?在二十世纪后半叶形成的两党新自由主义共识表明,政府对社会领域的干预减少了。与此同时,两党支持企业的政治议程重塑了工人对自己和雇主的看法。工人们变成了个人主义的演员或“一家公司”,他们只顾自己和自己的利益,而不是为改善条件而奋斗。今天的“无业游民”(precariat)——面对不稳定和不稳定工作的广大工人阶级——通过对雇主期望不高、对自己要求更高来应对不稳定。

代际变化

研究人员已经发现了工作期望的代际差异。调查数据显示,婴儿潮一代在工作场所的不稳定和新兴的个人主义思潮方面经历了更大的困难。另一方面,更习惯于这种不稳定的年轻一代以更大的技巧应对动荡。人们对不安全感的感知存在代际差异,这对员工的福祉和家庭动态有着实际的影响。

情绪

学者们还研究了情绪在设定对工作和雇主的期望方面所发挥的核心作用,以及帮助员工忍受不确定性的“情绪管理”行业的广泛领域。这些“情绪管理”行业并没有为员工改善工作环境,而是提供了“自我照顾”资源,将管理就业不确定性带来的绝望和焦虑的负担放在了员工自身,而不是公司身上。